破產清算
破產清算當前位置:首 頁 > 破產清算


最高人民法院

關于車輛實際所有人聘用的司機與掛靠單位之間是否形成事實勞動關系的答復

(2013)民一他字第16號


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


  你院(2013)皖民一他字第00011號《關于車輛實際所有人聘用的司機與掛靠單位之間是否形成事實勞動關系的請示》收悉。


經研究,答復如下:個人購買的車輛掛靠其他單位且以掛靠單位的名義對外經營的,根據2008年1月1日起實施的《勞動合同法》規定的精神,其聘用的司機與掛靠單位之間不具備勞動關系的基本特征,不宜認定其形成了事實勞動關系。


  以上意見,供參考。


2013年10月28日


  一、案件主要事實及請示問題


  某大貨車實際車主系徐某某,徐某某購買該車后與某運輸公司簽訂了車輛掛靠合同,該車登記在某運輸公司名下,并以某運輸公司的名義辦理了道路運輸經營許可證。王某某之子楊某受雇于徐某某駕駛大貨車,2012年3月18日,楊某駕駛該車與另一貨車發生追尾碰撞,造成楊某受傷死亡、雙方車輛及貨物受損的交通事故,該事故經云南省普洱市公安局高速公路交通巡警大隊作出事故認定書,認定楊某負全部責任。王某某向某縣人事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該仲裁委員會裁決書確認王某某之子楊某與某運輸公司之間存在勞動合同關系。


  某運輸公司不服仲裁裁決,向一審法院起訴,請求法院判決其與王某某之子楊某不存在勞動關系。一審判決認定某運輸公司與王某某之子楊某存在勞動關系。該公司不服一審判決,向某中級法院提起上訴。某中級法院在審理過程中,就車輛掛靠其他單位經營,車輛實際所有人聘用的司機與掛靠單位之間勞動關系的確認是否適用最高人民法院(2006)行他字第17號《關于車輛掛靠其他單位經營車輛實際所有人聘用的司機工作中傷亡能否認定為工傷問題的答復》請示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經研究討論后,因意見分歧較大,遂向最高人民法院請示。


  二、主要觀點及理由


  (一)第一種意見:本案應適用最高人民法院(2006)行他字第17號答復


  車輛實際所有人與掛靠單位之間采取的掛靠經營的做法,與勞動和社會保障部(2005)12號通知第四條規定的建筑施工、礦山企業發包的性質相近,根據第四條的規定,建筑施工、礦山企業等用人單位將工程(業務)或經營權發包給不具備用工主體資格的組織或自然人,對該組織或自然人招用的勞動者,由具備用工主體資格的發包方承擔用工主體責任。參照上述規定精神,由掛靠單位承擔用工主體責任,即認定其與掛靠人的司機之間存在事實勞動關系并無不當。立法價值趨向對道路運輸中的掛靠是從嚴的,以掛靠形式進行運輸經營,違反了《道路運輸條例》等行政法規的規定,不僅使國家通過運輸經營許可證的形式加強安全管理、規范市場經營秩序的管理目的落空,而且極大的增加了道路交通的安全隱患。故掛靠行為不僅不能受到法律的保護,反而應當予以規范。最高人民法院(2006)行他字第17號答復目的主要是保護勞動者的利益,解決勞動者的工傷待遇問題,可以將之視為擬制勞動關系,但勞動者不能因此主張用人單位為其繳納社會保險等其他福利待遇。


  1、掛靠單位與掛靠車輛的車主之間的關系問題


  根據《道路運輸條例》的規定,從事道路客運或貨運的,必須要取得運輸許可證后,方能進行道路客運或貨運經營活動。非個體工商戶的個人購買的車輛之所以將其車輛掛靠到其他單位,是因為其難以取得運輸許可證,實際上是一種規避法律的行為。我國法律中沒有關于掛靠單位與掛靠車輛的車主之間法律關系的規定,但在現實生活中,這類不規范的掛靠行為并不鮮見。掛靠單位與掛靠車輛的車主達成的協議中若約定車輛的所有權屬于車主,車主以掛靠單位的名義從事運營活動,車主每年向掛靠單位交納一定數量的金錢,實際上車主是加盟到掛靠單位里一名加盟成員,從企業資產性質上看類似于公司與股東的關系。在經營管理上,車主除了不能以自己的名義對外從事運輸經營活動外,其他的一切管理都由其自行決定,這又類似于法人與分支機構的關系。從分配形式上來看,車主要向掛靠單位每年交納一定數量的金錢,其他完全自負盈虧,這又類似于企業與內部承包人的關系。據此,車主屬于掛靠單位的組成部分,掛靠單位在與車主之間的關系中享受了權利,所以掛靠單位就要承擔相應的義務。


  2、掛靠單位與車主雇用司機的關系


  掛靠單位與車主簽訂的協議中一般都未約定車主所雇司機須遵守掛靠單位制定的規章制度并服從其監督管理,亦未約定掛靠單位有權參與或者干涉車主車輛的營運。但掛靠單位允許車主以其名義運營并從中收取一定數額的金錢,掛靠單位與車主之間的關系類似于企業與內部承包人的關系,可以視為掛靠單位授權車主雇用司機并對其進行管理,這就意味著該司機與掛靠單位之間存在管理與被管理、指揮與被指揮關系。車主所雇的司機間接受掛靠單位的勞動管理,間接從事掛靠單位安排的有報酬的勞動,其提供的勞動可視為掛靠單位業務的組成部分。在法律上可以解釋為掛靠單位與車主所雇的司機是雇用和被雇用的關系,車主是以掛靠單位的名義進行民事活動。他們只是沒有一種法律形式的勞動關系,可以將其解釋為一種事實上的勞動關系。


  雖然有些掛靠單位與車主之間的協議中寫明,掛靠期間發生事故或其他原因造成的一切損失均由車主自負,掛靠單位概不承擔。但這些條款是不合法的,不可對抗第三人,亦不能依據這些條款來證明掛靠單位與車主所雇的司機之間不具有事實上的勞動關系。


  3、對弱者的保護及防止規避法律的問題


  此類案件中,車主所雇的司機與掛靠單位、車主相比較,完全處于弱勢地位,勞動法、勞動合同法等有關勞動關系雙方當事人之間權利義務的規定中,側重規定職工的權利和甩人單位的義務。可以說,立法宗旨是以職工為權利本位,以用人單位為義務本位。


  以掛靠形式進行運輸經營,違反了《道路運輸條例》等行政法規的規定,使國家通過運輸經營許可證的形式加強道路安全管理的目的落空,而掛靠單位卻從中牟利。既然掛靠單位同意他人掛靠并收取一定費用,同時也就意味著其應對外承擔由此帶來的法律責任。有觀點認為,如果認定車輛實際所有人聘用的司機與掛靠單位之間形成了事實勞動關系,必將過度加重掛靠單位的責任,造成對整個勞動社會保障制度的沖擊。但是,既然國家法律專門規定了道路運輸經營許可的制度,就應該有法必依、執法必嚴。掛靠單位故意規避法律從中牟利,一旦運營中出現傷亡事故,掛靠單位就應承擔相應的責任,不能光享受收取管理費的好處而不承擔責任。


  本案中,楊某的工作內容為駕駛某大貨車,而該車輛登記所有人為某運輸公司,道路運輸經營許可證亦登記在某運輸公司名下,因此,楊某付出勞動的對象為某運輸公司,其與某運輸公司之間已形成事實上的勞動關系。


  另,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于2007年12月3日作出的(2006)行他字第17號《關于車輛掛靠其他單位經營車輛實際所有人聘用的司機工作中傷亡能否認定為工傷問題的答復》中明確指出:“個人購買的車輛掛靠其他單位且以掛靠單位的名義對外經營的,其聘用的司機與掛靠單位之間形成了事實勞動關系,在車輛運營中傷亡的,應當適用勞動法和《工傷保險條例》的有關規定認定是否構成工傷。”


  (二)第二種意見:本案不適用最高人民法院(2006)行他字第17號答復


  理由是:將此種情形認定為事實勞動關系與勞動合同法的精神不符。勞動合同法頒布實施以后,在執法中應該更加嚴格地要求從書面上確認勞動關系的存在;對于沒有書面勞動合同的能否認定為事實勞動關系,就需要嚴加限制,一定要符合勞動關系的基本特征,不能隨意擴大勞動關系的認定,否則后續問題會更多。最高人民法院法釋(2001)14號《關于審理勞動爭議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條規定勞動爭議案件的范圍包括“勞動者與用人單位之間沒有訂立書面勞動合同,但已形成勞動關系后發生的糾紛”,可見其對事實勞動關系的認定本質上在于勞動者和用人單位要形成人身、經濟上的隸屬性,勞動者為用人單位付出了一定勞動并已經獲得或應當獲得勞動報酬和有關福利待遇。如果參照最高人民法院(2006)行他字第17號答復認定車輛實際所有人聘用的司機與掛靠單位之間形成了事實勞動關系,必將過度加重掛靠單位的責任,并且造成對整個勞動社會保障制度的沖擊。此外,最高人民法院于2012年12月頒布的《關于審理道路交通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三條規定:“以掛靠形式從事道路運輸經營活動的機動車發生交通事故造成損害,屬于該機動車一方責任,當事人請求由掛靠人和被掛靠人承擔連帶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關于掛靠人與被掛靠人承擔連帶責任的規定與最高人民法院(2006)行他字第17號答復產生了矛盾,因為如果車輛實際所有人聘用的司機與掛靠單位之間系事實勞動關系,在發生交通事故的情況下,應當僅由掛靠單位作為用工單位對外承擔責任,而不是由掛靠單位與掛靠人即車輛實際所有人承擔連帶責任。


  三、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的分析意見


  我們認為,勞動合同法是2008年1月1日開始施行的,該法特別強調“建立勞動關系,應當訂立書面勞動合同。已建立勞動關系、未同時訂立書面勞動合同的,應當自用工之日起一個月內訂立書面勞動合同。”因此譬處理本案要考慮到這個基本法律背景。


  第一,在勞動合同法實施后,勞動關系有明確的法律含義,用人單位除了管理勞動者外還有辭退他的權利,而本案某運輸公司與司機楊某之間不存在這種勞動關系。楊某勞動所創造的價值最主要的也不是交給某運輸公司,很大一部分還是由徐某某取得,某運輸公司只是每年收取一定的管理費,給楊某發工資的是徐某某,不是某運輸公司,故楊某與某運輸公司之間不符合勞動關系的基本法律特征。


  第二,司機楊某與某運輸公司之間,相安無事時一般不會認為其存在勞動關系,出了事故反而認定存在勞動關系,從法律上講是說不通的。從價值取向、社會影響、社會效果看,如果認定楊某與某運輸公司之間形成了勞動關系,通過認定工傷予以保護,而實際上某運輸公司并沒有為楊某繳納有關社會保險費用,只是每年收取固定的管理費。楊某在沒有繳納有關保險費用的情況下享受工傷待遇,從更廣闊的視角來看,對廣大的勞動者而言可能會構成另一種不公平。


  第三,掛靠一詞并不是法律用語,掛靠者與被掛靠單位之間本質就是花錢買名分的關系。掛靠是一種不正當競爭,無論是從立法精神來說還是社會效果上看,掛靠現象擾亂了正常的運營秩序,應當通過民事、行政、刑事多種渠道予以遏制,多管齊下制止掛靠行為的發生,這是屬于行政管理方面的問題,而認定楊某與某運輸公司之間是否形成勞動關系則應當適用勞動合同法的規則去衡量。也就是說,遏制掛靠行為是行政管理的重點,認定勞動關系需要用勞動合同法來界定。






作者 | 吳曉芳 

來源 | 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審判指導與參考)

本文僅供交流學習,若來源標注錯誤或侵犯到您的權益,煩請告知,我們將立即刪除。

豆粕期货期权合约 - 期权合约月份的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