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產清算
破產清算當前位置:首 頁 > 破產清算

第三人侵權造成工傷

民事侵權與工傷賠償能否兼得?

引言
▼▼▼▼▼▼▼▼▼▼▼▼▼▼▼▼▼▼▼▼▼▼▼▼▼▼▼▼▼▼▼▼▼▼▼▼▼▼▼▼▼▼▼▼▼▼▼

      日常生活中,當我們遭遇交通事故,首先想到的一般是向侵權人主張民事賠償。可是,如果是職工在上下班途中遭遇交通事故,又應該怎樣最大限度的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呢?今天我們就來探討當第三人侵權造成工傷時,職工能否在獲得民事侵權賠償的同時享受工傷保險待遇呢?

▼▼▼▼▼▼▼▼▼▼▼▼▼▼▼▼▼▼▼▼▼▼▼▼▼▼▼▼▼▼▼▼▼▼▼▼▼▼▼▼▼▼▼▼▼▼▼




案例:

小王2014年5月入職天津市某電器公司,在財務崗位工作。2016年2月,小王在下班回家的途中遭遇交通事故導致右腿骨折,住院30天,事故經交管部門認定為對方負全部責任。2016年4月,小王被認定為工傷,同年6月經勞動能力鑒定部門鑒定為傷殘九級。肇事車輛依法賠償了小王醫藥費、誤工費、護理費、傷殘賠償金、精神撫慰金等費用共8萬余元。隨后,小王向天津市某電器公司要求工傷賠償時卻與用人單位產生了分歧,用人單位認為小王已經獲得侵權人的賠償,不應再就此向單位主張工傷賠償。那么,天津市某電器公司是否可以以小王已經獲得民事賠償為由拒絕為其支付工傷待遇呢?

律師評析:

       對于因第三人侵權造成的工傷的,職工可以基于侵權向侵權人主張民事賠償,也可以基于工傷向用人單位主張工傷賠償。對于這兩項賠償的關系,實踐中有兩種觀點:即“補充”和“兼得”,以下律師結合天津市的司法實踐分析說明如下:

1

       2014年9月1日以前,并沒有國家性的法規明文規定兩項賠償是兼得還是補充,各省市司法實踐執行也不統一,許多省市在制定《工傷保險條例》的貫徹實施意見時,傾向于按照補充原則處理,天津市在之前的司法慣例也遵循補充原則。根據《天津市工傷保險若干規定》(天津市人民政府令第50號)第二十九條規定“ 由于第三人的原因造成工傷,第三人應當承擔的人身損害賠償(不含精神損害賠償)總額低于工傷保險待遇的,由工傷保險基金補足差額部分。”該規定體現的是典型的補充原則。

       補充原則建立的初衷是為了避免不當得利,由侵權人和工傷賠償主體共同填補受害人的損失,以保障受害人損失及工傷保險待遇的全面補償。但這種賠償原則在實踐操作中存在一定弊端,如在工傷保險待遇中抵扣第三人承擔的侵權賠償時,無法將侵權賠償項目和工傷保險待遇項目一一對應,如侵權賠償項目中的營養費、精神損失費等,在工傷保險待遇項目中就無法對應,則無法進行分項抵扣;但是如果籠統的全額抵扣,又顯然不夠嚴謹。另外,這樣的操作方式容易造成部分受害者因第三人失聯而無法及時得到全面補償。

2

       2014年9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發布實施的《關于審理工傷保險行政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法釋【2014】9號)第八條規定:“......職工因第三人的原因受到傷害,社會保險行政部門已經作出工傷認定,職工或者其近親屬未對第三人提起民事訴訟或者尚未獲得民事賠償,起訴要求社會保險經辦機構支付工傷保險待遇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職工因第三人的原因導致工傷,社會保險經辦機構以職工或者其近親屬已經對第三人提起民事訴訟為由,拒絕支付工傷保險待遇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第三人已經支付的醫療費用除外。”從該條規定看,雖未對工傷保險賠付與第三人民事侵權賠償作明確的界定,但從程序選擇和法院判決角度實際上確立了工傷待遇“有限兼得”的原則,即除了醫療費用以外的其他工傷保險待遇,社會保險機構的賠付不需以當事人通過民事救濟途徑向侵權人索賠為前提。也就是說,職工在因第三人侵權發生工傷以后,無論職工是否獲得第三人民事賠償,都可以向社會保險機構申領相應的工傷保險待遇。

       2016年11月30日,最高人民法院公開發布《第八次全國法院民事商事審判工作會議紀要》。根據該紀要規定:“被侵權人有權獲得工傷保險待遇或者其他社會保險待遇的,侵權人的侵權責任不因受害人獲得社會保險而減輕或者免除;根據社會保險法第三十條和四十二條的規定,被侵權人有權請求工傷保險基金或者其他社會保險支付工傷保險待遇或者其他保險待遇。”“用人單位未依法繳納工傷保險費,勞動者因第三人侵權造成人身損害并構成工傷,侵權人已經賠償的,勞動者有權請求用人單位支付除醫療費之外的工傷保險待遇。用人單位先行支付工傷保險待遇的,可以就醫療費用在第三人應承擔的賠償責任范圍內向其追償。”由該紀要規定可知,因第三人侵權造成工傷的,職工可以申領的工傷保險待遇為除醫療費以外的全部項目,用人單位需擔負除醫療費用之外的法定賠償責任。這體現的是典型的有限兼得原則。

據悉

       目前天津市社保部門對于因第三人侵權造成的工傷事故的申報,也有了明顯不同于以往的處理方式,對于2014年9月1日之后因第三人侵權造成的工傷事故,受害人可以獲得除醫療費用以外的全部工傷保險待遇。而在以往實際操作中,社保部門則要求職工向侵權第三人索賠后才支付工傷待遇,且相關費用也需要予以抵扣。顯然現在有限兼得的這種操作方式更有利于保護員工的合法權益,但在這種操作方式下是否會存在保護過度的問題值得探討,比如:若職工從侵權人處獲得了受傷期間的誤工費,而同時又可以基于工傷向用人單位要求支付停工留薪期的工資,此時就會出現員工獲得雙份勞動報酬的問題。這些問題則有賴于將來司法實踐的進一步完善和調整。

       結合上述分析可知,本案中小王的交通事故發生于2014年9月1日之后,應當適用新的規定,雖然小王已經獲得了事故肇事方的賠償,但仍然可以向天津市某電器公司申請獲得除醫療費用以外的其他工傷保險待遇,天津市某電器公司應依法為小王向社會保險部門申報各項工傷保險待遇。

稿件來源:天津市律協勞動和社會保障專業委員會

撰稿人:胡銳利、李想

豆粕期货期权合约 - 期权合约月份的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