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產清算
破產清算當前位置:首 頁 > 破產清算

法律依據

 


 

1.《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

第四十九條 因租賃、借用等情形機動車所有人與使用人不是同一人時,發生交通事故后屬于該機動車一方責任的,由保險公司在機動車強制保險責任限額范圍內予以賠償。不足部分,由機動車使用人承擔賠償責任;機動車所有人對損害的發生有過錯的,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


2.《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道路交通事故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法釋〔2012〕19號)

第二條 未經允許駕駛他人機動車發生交通事故造成損害,當事人依照侵權責任法第四十九條的規定請求由機動車駕駛人承擔賠償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機動車所有人或者管理人有過錯的,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但具有侵權責任法第五十二條規定情形的除外。


3. 《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2011修正)

第七十六條 機動車發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傷亡、財產損失的,由保險公司在機動車第三者責任強制保險責任限額范圍內予以賠償;不足的部分,按照下列規定承擔賠償責任:

(一)機動車之間發生交通事故的,由有過錯的一方承擔賠償責任;雙方都有過錯的,按照各自過錯的比例分擔責任。

(二)機動車與非機動車駕駛人、行人之間發生交通事故,非機動車駕駛人、行人沒有過錯的,由機動車一方承擔賠償責任;有證據證明非機動車駕駛人、行人有過錯的,根據過錯程度適當減輕機動車一方的賠償責任;機動車一方沒有過錯的,承擔不超過百分之十的賠償責任。

交通事故的損失是由非機動車駕駛人、行人故意碰撞機動車造成的,機動車一方不承擔賠償責任。


相關案例

1.機動車的所有人或保管人對車輛的保管未盡應有的注意義務,與擅自駕駛人承擔連帶賠償責任——張發賓訴余柳生、吳丁孫、吳朝榮、鄧金欒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糾紛案

案例要旨:機動車的所有人或保管人如對車輛的保管未盡應有的注意義務,應由車輛所有人或保管人與擅自駕駛人連帶承擔賠償責任借車出事故造成損害,應當由出租人、承租人或出借人、借用人承擔連帶賠償責任,受害人可向其中任一方或雙方提出賠償請求。

審理法院:廣西壯族自治區河池市中級人民法院

來源:廣西法院網 2009-08-19


2.酒店保安擅自開走住客車輛發生交通事故的,酒店承擔補充責任——大眾交通(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訴李某等交通事故責任糾紛案

案例要旨:住客停放酒店的車輛被酒店工作人員擅自開走并發生交通事故,由于工作人員的行為既非因執行職務引起,也不具有為單位謀取利益的表象,純粹是利用職務之便謀取一己私利,故不構成職務行為,酒店不需承擔雇主的替代責任。但酒店應承擔未盡安全保障義務補充賠償責任。該補充責任范圍應與其未盡安全保障義務的過錯相適應。酒店承擔補充責任后,可以向直接侵權人追償。住客由于對車輛既失去了運行支配權,也喪失了運行利益,則不應承擔責任。

案號:(2011)黃民一(民)初字第493號

審理法院:上海市黃浦區人民法院

來源:《人民司法?案例》2012年第2期


3.擅自挪動他人車輛發生交通事故的應承擔賠償責任——汪某訴葉某、李某、劉某交通事故糾紛案

案例要旨:駕駛人駕駛本人車輛,見他人車輛未熄火而下車擅自挪動他人車輛導致交通事故,造成他人損害的,應承擔損害賠償責任。

來源:《人民法院報》2015年05月28日(第7版)


4.機動車車主怠于看管車輛而導致他人損害的應承擔過錯責任——王某訴許某、譚某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糾紛案

案例要旨:機動車車主有能力預見且應該預見未拔下車鑰匙有可能會發生一定的危險,而放任了此種危險的發生,在未將車鑰匙拔下的情況下,擅自將車停在路邊,導致無民事行為能力人駕駛機動車致人傷害,應當承擔怠于看管自己車輛的過錯責任。

來源:《人民法院報》2010年5月20日(第7版)


5.駕駛人擅自駕駛單位車輛造成事故的,應承擔全部賠償責任,單位有過錯致使駕駛人在工作時間之外仍可自由支配車輛的應承擔連帶責任——淄博華鵬紙業有限公司、杜金章等與淄博華鵬紙業有限公司、喬研等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糾紛案

案例要旨:駕駛人酒后駕駛致事故發生,既非發生在其工作時間內,亦與其執行職務不存在任何外在或內在聯系,故駕駛人作為直接侵權人未經單位允許駕駛車輛致人損害,應承擔全部的賠償責任;而單位作為車輛的所有人及管理人,未采取有效措施管理控制車輛,致使駕駛人在工作時間之外仍可自由支配車輛,則單位對事故的發生存在過錯,應與駕駛人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案號:(2014)魯民提字第295號

審理法院: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

來源:中國裁判文書網  2015-10-09


相關觀點

一、未經許可擅自駕駛他人車輛責任主體的認定

在處理道路交通事故的過程中的核心問題是確認責任主體,即事故當事人各方應當如何對受害人的損害承擔賠償責任。這既有利于維護受害人及其他賠償權利人的合法權益,又有利于貫徹自己責任原則,維護人們的合理行為自由。關于擅自駕駛情形下的責任主體,本條解釋(《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道路交通事故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二條,下同)涉及了“機動車駕駛人”、“機動車所有人”和“機動車管理人”這三個不同概念。


機動車駕駛人是指實際操作機動車上路行駛的駕駛員,一般情況下是機動車的運行支配和運行利益的享有者,原則上應當對交通事故承擔賠償責任。

機動車所有人即車主,根據《道路交通安全法》第9條、第12條的規定,是指機動車在車輛管理機關登記的單位和個人。

而這里規定的“機動車管理人”是指對機動車負有管理、維護職責的單位或個人。該條司法解釋針對機動車所有人與管理人分離的情形,將機動車管理人納入到過錯責任的主體范圍之內,相比之前頒布的《關于審理道路交通事故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征求意見稿)》第18條中關于“機動車使用人”與“機動車所有人”的概念更為明確。因為“使用人”并不能簡單認定為機動車的駕駛人,故應從廣義上解釋,即實際能夠控制車輛運行并且能從車輛運行中獲取利益的人。在駕駛員執行工作任務、出租方同時提供駕駛人員、擅自駕駛他人車輛、出質中的機動車發生交通事故等情形下,可能會存在解釋上的爭議。


我國《道路交通安全法》第76條對于機動車損害賠償責任主體的確定,采用“機動車一方”這一模糊的概念界定賠償責任人,但是并沒有明確區分是“機動車所有人”還是“機動車駕駛人”。我們認為,責任人應當是保有人,而是否屬于機動車運行的保有人,應當從其是否對該機動車的運行在事實上處于支配管理的地位以及是否從該機動車的運行中獲得了利益這兩個方面加以判斷。


實踐中,一般認為,機動車所有人通常情況下就是保有人。但如果機動車所有人與實際駕駛人的分離違背了原權利人的意思(例如在機動車被盜搶或者未經允許駕駛他人機動車的情形下),則應以該機動車的實際占有人,即盜竊者、搶劫者和搶奪者或未經允許擅自駕駛者為保有人。這是因為在此類情形下,機動車盜搶者的責任性質與保有人是一致的;而且,機動車盜搶者的其他特征也完全符合上述保有人的定義。擅自駕駛者也應納入機動車保有人的范圍,承擔賠償責任。此時,機動車的原權利人已喪失監管能力,亦非運行利益的享有者,因而不符合保有人的條件,只需承擔相應的過錯責任即可。

(摘自《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道路交通事故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理解與適用》,楊立新編,中國法制出版社2013年出版)


二、擅自駕駛他人車輛發生交通事故的,駕駛人承擔交強險責任限額范圍之外的侵權責任

依照《侵權責任法》第49條規定,租賃、借用等情形下,發生交通事故后屬于該機動車一方責任的,機動車強制責任保險仍不足以賠償的部分,由機動車使用人承擔賠償責任。在擅自駕駛他人機動車的情形下,結合《道路交通安全法》第76條規定,可作如下理解:

(1)先由保險公司在交強險責任限額范圍內對第三人承擔賠償責任;

(2)交強險不足以賠償的部分,區分機動車之間和機動車與行人、非機動車之間發生的交通事故兩種情形,分別根據不同的歸責原則認定機動車一方的責任;

(3)經認定的屬于該機動車一方的責任,由駕駛人承擔。


擅自駕駛他人機動車情形下,由駕駛人承擔賠償責任,其理由在于:

(1)從自己責任角度講,駕駛人的駕駛行為造成交通事故,其應為自己的行為承擔責任;

(2)從運行支配角度講,在擅自駕駛情形下,機動車已經脫離了所有人的控制,駕駛人從事實上控制、支配機動車,所以開啟危險之源的主體是駕駛人;

(3)從運行利益角度講,在擅自駕駛情形下,駕駛人從機動車運行中獲利,不僅包括經濟利益,也包括精神利益,比如駕駛人可以更快捷地到達某個地方,可以鍛煉自己的開車技術,甚至包括可以體驗開車的感覺,尋求開車的刺激等。

(4)從法律規定的角度講,根據《侵權責任法》第49條的規定,租賃、出借等基于所有人的意思而使用他人機動車情形下,機動車使用人尚需要承擔主要賠償責任,未經過所有人同意的擅自駕駛行為,駕駛人更應承擔賠償責任。

(摘自《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道路交通事故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理解與適用》,楊立新編,中國法制出版社2013年出版)


三、擅自駕駛情形下,所有人的過錯認定標準與借用、租賃等情形的區別

在本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道路交通事故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二條,下同)規定的情形下,所有人的過錯認定標準與借用、租賃等情形存在區別。在《侵權責任法》第49條規定的借用、租賃等情形下,所有人是基于自己的意思將機動車交付他人使用,應當預見到機動車由他人駕駛會產生危險,故其過錯主要體現在未對借用人、承租人是否具有相應的駕駛能力等影響機動車安全駕駛因素進行合理審查,或者體現為未對機動車適于運行狀態進行合理維護等方面。


本條規定的情形下,因所有人對駕駛人的駕駛行為并不知情,無法預見機動車何時會上路行駛,無法對駕駛人進行甄選,而且基于其對機動車的自主管理權,要求其將機動車時時保持在適于運行狀態也不合常理,故其過錯主要體現在未對機動車妥善保管或管理,從而促成了擅自駕駛情形的發生這一方面。是否妥善保管或管理的認定,應以通常的注意義務為標準,比如人離車卻未鎖車、未熄火或未拔車鑰匙等。如果所有人已經盡到了通常的注意義務,如所有人已經鎖好車,卻因行為人掌握開鎖的技術而將車開走的,不能認定為所有人的過錯。

(摘自《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道路交通損害賠償司法解釋理解與適用  條文 釋義 理由 實務》,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審判第一庭編著,人民法院出版社2012年出版)

豆粕期货期权合约 - 期权合约月份的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