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資犯罪
融資犯罪當前位置:首 頁 > 融資犯罪


綠恒公司王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案件辯護詞(倪寶桐律師代理)


【案情簡介】

控方指控王某等人犯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涉案金額4000多萬元。本人作為一審辯護律師,王某被判處緩刑。

【本案焦點】  

如何認定在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案件中各犯罪嫌疑人的作用,繼而得出其行為是否構成犯罪的結論。           


 辯護詞


審判長、審判員:

北京盈科(天津)律師事務所,受犯罪嫌疑人王某的委托,指派倪寶桐律師作為其一審辯護人。辯護人通過閱卷及與王某交談,根據法律規定,提出以下辯護意見。

一、本案屬于單位犯罪,王某在本案中僅起牽線搭橋的作用,并非犯罪單位的員工。

1、本案中,無論從借款合同的簽訂、涉案錢款的收取、使用,都是以綠恒公司(或欣凱威公司)的名義進行的,是為了綠恒公司經營的需要;綠恒公司法定代表人盧國臣、公司他公司業務骨干彭丹丹等人起了關鍵作用,因此屬于單位犯罪。

2、王某在單位犯罪中的作用

綠恒公司在全國多地開展吸收公眾存款行為,王某在天津為了獲取提成收入,為綠恒公司牽線搭橋介紹投資人,因此王某不是綠恒公司的員工,不應在單位犯罪中承擔刑事責任。

二、王某沒有犯罪故意,因此其行為不構成犯罪。

王某在案發前根本沒有意識到綠恒公司的行為是吸收存款行為,更沒有想到會觸犯刑律

1、綠恒公司是一家在工商局登記注冊的公司,在當地有很高的知名度。而且其借款利息也沒有超過法定的最高利息。綠恒公司屬于合法經營的企業,王某理所當然地認為綠恒向他人的借款行為是正常的借貸行為。

2、王某及其配偶子女將高達200多萬元資金,包括準備購買結婚房的錢款借給綠恒公司,就是因為相信綠恒公司是正當的經營需要。如果王某意識到綠恒公司的行為會觸犯刑律,她絕不會冒著血本無歸的風險,把自己的血汗錢投入其中。這也說明王某根本沒有想到請綠恒公司的行為涉嫌犯罪,也就是說王某沒有犯罪故意。

3、王某在案發時,已70多歲,對刑事法律,特別是涉及經濟犯罪方面的法律規定缺乏了解,只知道綠恒公司向個人借款,簽訂了借款合同就受法律保護,并不清楚綠恒公司對單個人的、看似合法的借貸關系,會隨著投資人數的增加發生性質的改變;也沒有認識到綠恒公司所從事的是法律禁止的非金融機構所從事的吸收存款金融業務,更沒有意識到會構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

4、本案中眾多的投資受害人與王某年齡相當、經歷相近,其認識能力與王某相近,他們在案發前也沒有想到綠恒公司向他們借款是吸收存款行為,是犯罪行為,否則他們絕對不會把自己的養老錢、血汗錢交給犯罪分子。既然幾百個投資人都沒有意識到的綠恒公司吸收存款的實質,硬性認定王某案發前有此認識,顯然與事實不符。

5、王某的目的就是通過介紹親朋好友在綠恒公司投資,一是自己可以取得提成收入,二是投資的親朋好友可以獲得較高的投資收入。

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是故意犯罪,而王某主觀上沒有犯罪故意,故其行為不構成犯罪。

三、綠恒公司的行為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但是王某的行為不符合該罪的構成要件。

經王某介紹的投資人都是王某的親朋好友,包括同事、鄰居等,均屬于特定人群。

四、公安機關認定的金額不妥當

1、公安機關制作的《綠恒案件調查筆錄》、《欣凱威案件調查筆錄》顯示:共有 78 人次,涉及金額529萬元,與王某無關。上述人員既非王某介紹,王某也沒有經手涉案錢款。

2、王某及其配偶子女共投入273萬元,應從涉案金額中扣除。

五、王某在案發前就積極退還被害人的損失。

自2011年5月至2012年8月,王某共取得提成收入70多萬元,其中分給客戶(受害人)20多萬元;因為客戶索要投資,王某為此用自己的錢支付95萬元,自己凈虧損45萬元。(70-20-95=-45萬元)

六、控方證據存在瑕疵。

控方提供的證據中,有某人介紹投資的相關情況,或投資損失情況等。但辦案人員沒有注明該類材料的來源及取得經過等信息,辯護人無法確認其真實性,作為刑事案件證據存在瑕疵。

綜上,被告人的行為不符合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的構成要件,因此王某的行為不構成犯罪。

 

 王某的辯護人:北京盈科(天津)律師事務所

倪寶桐律師

2014年8月6日


豆粕期货期权合约 - 期权合约月份的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