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資犯罪
融資犯罪當前位置:首 頁 > 融資犯罪


為張某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一千多萬作無罪辯護

                   


【案情簡介】張某(化名)是某P2P公司個貸端總裁,負責該公司資金出借端業務。

 檢察機關以張某所在的公司及張某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涉案金額一千多萬元,對張某提起公訴。此案由倪寶桐律師作為張某的辯護人,目前一審法院已作出判決,判處張某有期徒刑三年零六個月。張某表示不上訴。

本案焦點:

1.只是負責對外放貸業務的負責人,是否與其他犯罪行為人構成共同犯罪?

2.張某是否對該公司吸攬的全部資金負責?

                      

辯護詞

(上傳本網站時略有改動)


 審判長、審判員:

 我受張某親屬的委托作為辯護人發表以下辯護意見。

 張某主觀上沒有吸攬資金的犯罪故意,客觀上也沒有實施吸攬資金的行為,不符合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的構成要件,其行為不構成犯罪。

一、張某主觀上沒有吸攬涉案資金的故意

 1.張某在入職某公司時,公司負責人向其介紹該公司的經營模式為P2P,主營業務分文資金出借和理財,理財部門負責從社會上吸攬資金;出借部負責個貸,就是尋求社會上需要資金的人。張某在公司的職務是個貸端總裁,也即銷客部經理,負責對外放款。

 2.張某認為公司從事的是合法的經營,故其自己也投資100萬元。 

 二、張某沒有參與吸攬資金的行為

 1.張某的職務是銷客部經理,只負責對外貸款業務,即把資金借給有資金需求的客戶。

 2.張某在公司工作期間,從未參與吸攬資金的行為。

 事實上,全部吸攬資金的工作由公司總經理王某負責和管理,王某負責市場工作并管理吸攬資金的三個業務部部門。

 三、控方沒有提供證據證明張某實施了哪些吸攬資金的行為

 控方沒有具體說明張某實施了那些吸攬資金的行為,即犯罪事實,也沒有提供證明證據證明這些行為。僅僅是概括的、籠統的講張某構成犯罪。

 四、被告人張某不應為某公司的單位犯罪承擔刑事責任。

 1.某公司的實際控制人是劉某、實際經營負責人是王某。

 2.張某在公司并非任主要管理職務。

 沒有任何文件資料證明張某系公司主要管理者,比如董事長、總經理、副總經理、董事、財務總監等職務。

 張某僅僅是公司的一個部門——銷客部負責人。

 公司設置多個業務部門,包括財務部、行政部、發展部、銷客部、人事部、理財管理辦公室、理財一部、二部、三部、北京理財營業部。

  在上述8個部分中,張某僅僅負責銷客部業務。也就是說張某在單位犯罪中,其既不是直接負責任的主管人員,也不是其他直接負責任人員,故其不應對公司單位犯罪承擔刑事責任

 五、控方提供的證據相互矛盾,不能證明案件相關事實。

 1.在詢問筆錄中,不同的人員對張某職務的描述存在矛盾,不能作為認定事實的依據。

 六、張某負責的出借端將資金(200萬元)介紹給客戶使用,是規范的P2P業務,公司從事該項業務可能違規,但是按照目前的法律規定尚不構成犯罪。

 七、關于張某從第三方平臺借款的行為不構成非吸犯罪。

 根據《刑法》第176條規定:非吸犯罪,是指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或變相吸收公眾存款,擾亂金融秩序的行為。

 根據國務院《非法金融機構和非法金融業務活動取締辦法》規定:變相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未經人民銀行批準,不以吸收公眾存款的名義,向社會不特定的對象吸收資金,但承諾履行的義務與吸收公眾存款性質相同的活動。

 從上述規定可以看出,非吸犯罪的重要特征是非法吸攬資金,一旦這些資金被吸攬者控制,比如吸攬的資金進入公司賬戶或第三方平臺,則吸攬資金行為完成。至于這些資金如何使用,并不能改變吸攬資金的性質。

 張某從第三方平臺借款時,公司吸攬資金的犯罪行為已經完成,故張某的借款行為或者說使用資金的行為,并不屬于非吸犯罪行為。

 綜上,張某在正公司工作時,該公司既有劉某進行實際控制,又有王某負責公司日常經營管理,張某僅僅負責個貸端業務。本案嫌疑人涉嫌的罪名是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而張某并未參與案涉資金的吸攬業務,故其行為不構成犯罪。

 此致

靜海區人民法院

                              北京盈科(天津)律師事務所

                                  辯護人 倪寶桐

                                  201822

              

豆粕期货期权合约 - 期权合约月份的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