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資與股權
出資與股權當前位置:首 頁 > 出資與股權

         轉讓方的全部信息披露義務與受讓方的審慎調查義務


轉讓方應如實披露資產及審計評估基準日之前目標公司完整的財務狀況,包括完整版資產評估、審計評估報告及相關附件。在資產評估、審計基準日之后至公開掛牌交易之前,目標公司資產的重大變化情況也應及時進行補充披露。

 

受讓方作為案涉股權的競買者和獨立商事主體,在作出交易高額標的商業決定前,理應認真研讀公告和公告中列明的資產評估報告、審計報告及其附件,以便在對交易標的有了充分了解后作出理性的商業判斷。

 

公告在描述“轉讓標的的基本情況”和“轉讓標的企業資產評估或備案情況”時,明確表述了資產評估報告和審計報告的作出機構,并直接引述了資產評估報告和審計報告的文號。……同時,在競買過程中,實嘉公司向合肥市產權交易中心出具了《履行合同義務的承諾函》,承諾“已仔細閱讀并研究了貴方的城開公司股權轉讓文件及其附件”,“完全熟悉其中的要求、條款和條件,并充分了解標的情況”。……因此,實嘉公司上訴提出的有關“鑫城公司向意向受讓人交付的產權轉讓文件不包括《審計報告》及《資產評估報告》,其也從未告知產權轉讓文件附件的名稱、內容、份數、頁數等信息,資產披露文件不完整”等主張,法院未予采納。

 

同時,鑫城公司對城開公司資產的重大變化情況沒有及時進行補充披露,存在的上述瑕疵,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競買者產生模糊認識的可能性。據此,原審法院根據公平原則,對實嘉公司向鑫城公司支付利息損失作出了本案判決。

 

 

本院認為:鑫城公司委托合肥市產權交易中心通過公開掛牌方式轉讓其持有的城開公司70%國有股權,并由合肥市產權交易中心發布《城開公司70%國有股權轉讓公告》,對轉讓標的、轉讓標的企業的基本情況、轉讓底價及轉讓價款支付方式等內容進行了說明,初步履行了披露轉讓標的基本情況的義務。該公告在描述“轉讓標的的基本情況”和“轉讓標的企業資產評估或備案情況”時,明確表述了資產評估報告和審計報告的作出機構,并直接引述了資產評估報告和審計報告的文號。該公告同時載明了資產評估、審計的基準日是2010年4月30日,并在“特別事項說明”部分指出:評估基準日至《產權轉讓合同》簽訂之日止期間的城開公司產生的經營損益,由鑫城公司按其持股比例承擔或享有,具體數額由鑫城公司與案涉股權受讓方在《產權轉讓合同》簽訂之日起10日內,共同委托會計師事務所進行審計確認。一審中,鑫城公司提交的證據十一中包括資產評估報告、審計報告和合肥市產權交易中心出具的函等證據,用以證明其信息披露材料包含了審計報告、資產評估報告及所附內容。對此,實嘉公司在原審質證過程中表示,對該組證據的真實性、關聯性并無異議,只是不認可其合法性和證明目的,但并未提交否定其合法性的相關證據。因此,實嘉公司上訴提出的有關“鑫城公司向意向受讓人交付的產權轉讓文件不包括《審計報告》及《資產評估報告》,其也從未告知產權轉讓文件附件的名稱、內容、份數、頁數等信息,資產披露文件不完整”等主張,因證據不足,本院不予采納。

 

案涉公告“特別事項說明”部分第(八)項指出,“資產評估報告書載明”紫蓬山、康城商業中心、皖江廠等項目在評估基準日前的相關情況和項目進一步發展可能對城開公司資產產生的影響。案涉審計報告“其他事項說明部分”分別對紫蓬山、康城商業中心、康城水云間、皖江廠等項目進行了特別說明,相關內容與案涉公告相同。該審計報告正文末尾載明,報告附件包括資產負債表、會計事項調整表及各項資產負債明細審定表。其中,各項資產負債明細審定表預收款項目欄對康城水云間項目預收房款的情況進行了記載。同時,根據原審法院查明事實,在資產評估、審計基準日之后,城開公司已將此前預售的康城水云間項目住宅、門面房交付業主;已按照與合肥恒一投資有限公司的約定,向城開公司為康城商業中心項目設立的賬戶匯款;合肥新站綜合開發試驗區管委會通過該區財政局退還了3000萬元保證金。鑫城公司對上述相關交易事項在資產評估、審計基準日之前的情況均進行了如實披露;在基準日之后,相關交易活動如約進行,目前也并無證據證明相關交易活動存在違法之處。由此可見,鑫城公司雖未將資產評估、審計基準日之后至公開掛牌交易之前城開公司的上述相關資產的變化進行披露,但其已明確所披露的內容均為“基準日之前目標公司的情況”,并在公告中提示意向受讓方充分關注、調查與本次產權轉讓標的相關的所有事宜、信息、或有風險、不確定因素及可能對轉讓標的企業資產及企業經營管理造成的影響。故實嘉公司關于鑫城公司披露轉讓標的信息不真實、不準確的主張不能成立。

另一方面,作為案涉股權的競買者和獨立商事主體,實嘉公司在作出交易標的額高達數億元的商業決定前,理應認真研讀公告和公告中列明的資產評估報告、審計報告及其附件,以便在對交易標的有了充分了解后作出理性的商業判斷。公告中已列明資產評估報告、審計報告的作出機構和具體文號,審計報告正文末尾也注明了報告所包含的附件名稱。若鑫城公司如實嘉公司所稱未完整提交并公開相應文號的資產評估報告、審計報告及其附件,實嘉公司亦有權在參與競拍之前,要求其予以完整公開。同時,在競買過程中,實嘉公司向合肥市產權交易中心出具了《履行合同義務的承諾函》,承諾“已仔細閱讀并研究了貴方的城開公司股權轉讓文件及其附件”,“完全熟悉其中的要求、條款和條件,并充分了解標的情況”。因此,原審判決關于“實嘉公司作為房地產開發企業,在競買過程中負有審慎審查義務,且其未能全面履行競買者的審慎審查義務”的認定得當,實嘉公司應對其所作的商業決定自行承擔相應的市場風險及法律后果。

 

實嘉公司與鑫城公司簽訂《產權轉讓合同》,系雙方當事人的真實意思表示,不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合法有效,當事人均應依約履行各自義務。簽訂合同后,城開公司完成股東工商登記變更手續,實嘉公司成為該公司股東,持股比例為70%,鑫城公司已履行了合同約定義務,結合前述關于披露轉讓標的相關情況的分析,本院對實嘉公司主張由鑫城公司承擔違約責任的請求不予支持。

 

按照案涉《產權轉讓合同》的約定,實嘉公司需向鑫城公司支付33827.56萬元對價。現實嘉公司支付了50%的價款,鑫城公司主張其依約支付剩余16913.78萬元價款,該請求具有事實和法律依據,本院予以支持。

 

(二)關于原審判定“實嘉公司自2011年1月1日起,以16913.78萬元為基數,按照中國人民銀行公布的同期同類貸款基準利率為標準向鑫城公司支付利息損失”是否恰當的問題。

 

鑫城公司在公開掛牌出讓案涉股權時,基本完成了披露轉讓標的基本情況的義務。但在資產評估、審計基準日之后至公開掛牌交易之前,鑫城公司對城開公司資產的重大變化情況沒有及時進行補充披露。另外,從本案現有證據看,信息披露材料沒有直接明確康城水云間項目的存量房產總面積與處于預售狀態的存量房面積之間的關系。鑫城公司信息披露過程中存在的上述瑕疵,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競買者產生模糊認識的可能性。原審法院依據鑫城公司信息披露瑕疵可能對競買者認識造成的客觀影響,以及對實嘉公司未支付案涉股權剩余轉讓款給鑫城公司造成的損失僅為資金占用損失的認定,判決由實嘉公司自2011年1月1日起,以16913.78萬元為基數,按照中國人民銀行公布的同期同類貸款基準利率向鑫城公司支付利息損失,符合公平原則的適用情形;同時判定實嘉公司已支付的1000萬元保證金可以沖抵上述利息,亦無不妥。

詳見:最高人民法院,合肥鑫城國有資產經營有限公司與安徽實嘉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安徽藍鼎控股集團有限公司股權轉讓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2013)民二終字第67號]。

 

豆粕期货期权合约 - 期权合约月份的符号